2006年第10期  总第414期
 
                           

 

 

“黎明”情结

——访原黎明轮船长顾馥山
 

卓东明

 

 笔者和顾馥山是57年前上海吴淞商船专科学校的老同学,又是在中国远洋运输公司长期共事的老同事。1968年,他带领船员们驾驶着黎明轮首次通过了中国沿海南北航线,为新中国的远洋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为让人们了解这一段鲜为人知却极具历史意义的往事,笔者在美国纽约访问了顾馥山船长。由于长年海上生活的磨练和注意身体的锻炼及保养,现年76岁的顾馥山船长皮肤仍然是古铜色,身体仍然非常健旺,精神矍铄,记忆清晰。回顾在船种种,往事历历在目,他觉得很兴奋,也有着难忘的情结。

 在我国自营船舶开辟远洋航线前,顾馥山已在捷克国际轮船公司(中国和捷克合营)和中阿轮船公司(中国和阿尔巴尼亚)船舶任驾驶员至船长,主要在印度洋、地中海和大西洋航行。1961年中国远洋运输公司及广州分公司成立(后改名为广州远洋运输公司),1964年,他被调抵广州远洋运输公司任船长。

 

历史背景

 广州远洋运输公司成立后发展很快,陆续开辟了东南亚、非洲、地中海和欧洲等航线。三年后,上海远洋运输公司成立,开辟了日本、朝鲜航线。大量对外航线的开辟为促进我国外贸进出口和国际间友好活动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是,由于美蒋舰队仍霸守和封锁着台湾海峡,而此时我国外贸中海运物资80%以上从华北港口进出口,自营的远洋船舶则有70%在南方,因此形成南北分割、不能通航的局面,严重影响了我国外贸的发展。为缓和这一状态,改变被动局面,国家不得不租用外轮行驶南北航线,或通过铁路转运货物,不但耗费了大量外汇,增加了运输成本,还拖延了运输时间,导致南方港口运输任务十分繁重,并且影响到我国外贸的信誉。因此,贯通南北航线就成了我国外贸发展以及对外援助任务的迫切需要。

自我国远洋自营船舶开航以来,党中央、国务院一直对贯通南北航线之事非常重视。1966年,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当时的形势,认为开辟南北航线的时机已成熟。当年511日,周恩来总理在批复交通部关于开辟南北航线的报告中,明确要求交通部尽快拟定试航方案。交通部最后确定广州远洋运输公司黎明轮担负首航北上的任务。

 

特殊任务

 顾馥山自到广州远洋运输公司后,一次又一次成功地参与了悬挂五星红旗船舶开辟东南亚、中西亚、非洲和欧洲等远洋新航线的实践,一次又一次地完成过运送特殊、危险性物资等重要任务。可以说,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年轻远洋船长。19684月,顾馥山被请到广州远洋运输公司面授任务。他觉得很突然,以往接受任务都是在船上,这次为什么要去公司呢?果然不出他所料,这次的任务十分特殊。公司让他和刘炳焕政委到黎明轮去,和原船舶领导一起,绕道台湾,将船从南方的湛江港开到北方的青岛港去。这是新中国远洋海员梦想多年,但又深知将会是多么艰巨而危险的任务。然而,此举势在必行。顾馥山没有犹豫。他立即抛下所有顾虑,全身心投入到本次航程的准备工作中,并以他多年远洋航行的经验,对航线安排、航行安全、联系方法、应急措施以及保密工作等方面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

 

周密准备

 根据当时的形势,在航线上采取避开台湾海峡,走台湾东面太平洋海区。为加强黎明轮北上航行的领导,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袁之平副总经理亲自带领工作组随船具体指导;除顾馥山船长和刘炳焕政委外,上海远洋运输公司也选派了两名船长和两名政委随船,同时进一步熟悉、摸清航区情况,以便于安排其他船舶南下。

 当时我国还处在“文革”时期,国内的政治、经济均受到极大冲击,人们的思想状态也极不稳定。虽然一年多前,党中央、国务院已明确远洋船舶不搞“文革”、不开展“四大”、不搞串联,但社会的负面影响还是有的。要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必须排除各方面的干扰,此时,保证参与人员尤其是船员政治思想的稳定就显得尤为重要。新中国的远洋人从一开始就充分展现了他们的优良素质。听了领导的动员报告后,船员们十分激动,纷纷表示:一定要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听从领导,保守秘密,切实做好本职工作,以完成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光荣任务。

 根据交通部、中远总公司和有关部门的要求,在船人员按照航行、安全、通信、保卫和战斗等方面进行了具体分工,来自多方面的好几十人很快组成一个整体。

 

航行经历

 1968425日,黎明轮在湛江装载了11000吨矿砂,离开码头。顾馥山和原来已在船的顾民毅船长负责执行航行的具体指挥和船舶操纵。他们先从湛江南下循国际习惯航线到北纬10度附近,然后转向巴拉旺(PARAWAN)岛南端的巴拉巴克海峡进入苏禄海(SULU SEA),接着沿菲律宾棉兰老岛北岸通过SURIGAOSAN BERNADINO海峡进入太平洋,再向东北驶至东经130度折向日本沿海,最后经大隅海峡进入东海,驶向青岛。航程4533海里,包括航行中的等候及准备4天,历时共15天。

 顾馥山还清楚地记得,当经过海南岛榆林港南下时,在南海曾遇到美国空军的P3V侦察机低飞在黎明轮上空侦察。这在以前每次航行在这海区都会遇到,不足为奇,但这次任务非同一般,大家还是有点紧张,也就特别小心。在南沙附近及巴拉旺岛附近,由于远离主要航线,航行标志较少,当时船舶定位系统还比较落后,船上只好连续反复测定船位,同时认真观察周围海域,在大家的协同努力下,终于顺利通过。

 为了不暴露航行中的船舶位置,整个航程采用“静默航行”。按照约定船上一般不发电报,必要时只使用简单的信号“盲发”。15天的航行,海上非常平静,没有遇到强风、暴浪,但是却无法掩盖船员们,特别是船长、政委、有关船员和工作组、护航人员的紧张心情。大家都知道,虽然有各方面的保障,但如果真的发生意外,首先要面对袭击、立即实施防备和抢救的还是黎明轮船员自己。因此,每个船员都打足了十万分的精神,专注地工作。船长和驾驶员不断地精确测定、计算船舶位置在茫茫的大海上,当时还没有卫星定位的先进仪器,对每个转向点都要经过反复测定,靠经验、靠技术来判断;几年前,曾有远洋船舶因船位测定马虎而酿成重大事故的教训仍深深烙印在人们心里。轮机部船员则要保证机械设备不能停顿地连续运转。15天航行对远洋船员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但这次是截然不同的15天船舶发生故障不能停下来修理,途中没有修理港口和设施,即使有也不能去修理,其压力之大可以想象。报务人员24小时连续守在电台旁聚精会神地收听。业务部人员精心照顾众多在船人员的生活。全船都处在非常的繁忙之中,紧张地经历着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航行。

 

贯通南北

 196858日,黎明轮胜利到达青岛港。青岛市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会,庆祝南北航线贯通的胜利实现。黎明轮在青岛港卸货后又装了货,于62日沿原来的航线南下,614日安全到达湛江。

 黎明轮南北航线的首航成功,为沟通中国沿海运输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在此基础上,交通部再次决定安排广州远洋运输公司九江轮于1968922日从湛江港开始北上航行,104日抵达上海。112日,九江轮装载了援助阿尔巴尼亚的物资和意大利的贸易物资从上海港出发,经菲律宾苏禄海、新加坡等地直驶欧洲。接着交通部安排上海远洋运输公司红旗轮,于1011日从上海港沿黎明轮、九江轮的航线南下到亚、欧、非7个国家的港口。19681022日,周恩来总理正式批准开辟海上南北航线。这不但大大促进了我国外贸的发展,也为我国远洋运输的大发展创造了条件。

 这次贯通的南北航线,绕台湾东面航行虽然多走了些路,但我远洋船舶从欧洲回到我国北方港口、或从北方港口到欧洲整个近30天的航程,绕道只比走台湾海峡大约多走4天,在当时的形势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壮举。这条航线一直维持使用了11年,其贡献之大,毋庸置词。

 要彻底解决南北通航问题,必须打通台湾海峡的航线。在我国1972年分别与美国、日本建立了正常外交关系后,台湾海峡的紧张状况逐步有了缓和。11年后,19793月,鉴于当时的形势有了变化,交通部向国务院提出《关于我商船拟正常通行台湾海峡的请示》,并得到正式批准。为此,决定先进行试航,再转为正常航行。在试航阶段,使用了5艘船舶,并以广州远洋运输公司的万吨级货船眉山轮作为首航船,于1979527日从黄埔港装完货起程北上,白天通过台湾海峡。接着,再由上海、天津、广州远洋运输公司和广州海运局各1艘船南下或北上。试航情况很顺利。以后,逐渐由少到多。台湾海峡终于在封闭30年后正式恢复通航。中国远洋船员和职工多年来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地。

 

黎明情结

 黎明轮是一艘1962年由瑞典乌德瓦拉船厂建造的14000吨级远洋货轮,航速16节。中远总公司于1963年以银行贷款从英国船公司购得这艘在当时较为先进的新船,并安排广州远洋运输公司接收经营。

 顾馥山于1967年曾在黎明轮任过船长,他一上任就喜欢起这艘船来。不仅仅是因为它是公司船队中技术设备比较先进的好船,更重要的是,这艘船的领导层、船员们都非常团结,工作开展得很顺利,任务完成起来就较为轻松。船在意大利港口卸货期间,顾馥山得知他的三儿毛毛在上海诞生,出于对黎明轮的感情,他一改对前两个孩子以“宇”排名的做法,决定为三儿起名为:黎明。没想到一年后他又被调到黎明轮,并承担了开辟南北航线的光荣任务。他更没想到,34年后,他的儿子黎明,竟在“9·11”事件中罹难,被纽约市授予“9·11英雄”。

 顾黎明从小聪明可爱,读书用功。19岁在上海海运学院期间,考上去美国留学。由于他的勤奋,毕业后,先后在美国几家大公司任职,搞电脑网络。2001年初,到全球最大的再保险公司美国MMC任副总裁助理,在纽约世贸中心北塔95楼办公。美国公司一般都在早上9时办公,顾黎明负责网络工作,经常起早摸黑,从70多公里外乘火车8时半准时赶到世贸中心上班,天天如此。911日,纽约时间早上846分,一声巨响,顾黎明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纽约警察局取去顾馥山夫妻的DNA,直到2003年才从千千万万件遗骨中找到了顾黎明的一块颌骨,隆重地将他安葬在他们的居住地美国新泽西州房屋旁的纳尔逊湖公墓中。2004年,纽约市将顾黎明的名字刻在纽约世贸中心废墟的“9·11英雄”光荣榜上,以作永久纪念。

 黎明轮和儿子黎明成了顾馥山船长永远的情结。